★站务公告★
新·白蛇传说
  • 这裏刚刚举行了传承了几百年的元宵灯会活动,巷裏的树上挂着鳞次栉比的

      大红色灯笼,灯笼的纸糊面上贴着各样的谜面儿,等待着聚在一起的人们,
    去猜

      测它的谜底。

      除夕佳节,本该是阖家团圆,扫去一年的疲惫与烦恼,一家人快快乐乐的聚

      在一起,看看春节联欢晚会,听听跨年除岁迎新的烟花升腾,抱抱心爱的人
    儿,

      期盼来年更美好的日子。 一名男子却一个人低着头,跺着缓慢的步伐,顶
    着空

      中洋洋洒洒的碎雪花,嘴裏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【黄鹤楼】香烟,与巷中熙
    熙攘

      攘,来来回回的人群碰撞着,在一家大门紧闭的人家门前来回转悠。

      良久,男子将口裏的香烟吐在地上,擡起头,看了看紧闭的大门,许是因爲

      新年的缘故,不仅红漆刷就的大门显得格外的鲜豔,大门两旁的两尊小小的
    大理

      石石狮子,披着雪映着灯笼的红光也透露着迎新的感觉。

      门的正中,本应是泛着熟铜被人长久触摸,泛着蹭亮光泽的貔貅门扣,都在

      灯笼光芒的映照下,散发着几分喜乐的气氛。

      男子複又低头,伸出脚尖,将周围的雪轻轻的刨到香烟身上,左右肩膀一前

      一后的来回抖动几下,像是要抖掉肩上的雪花,去掉身周的寒意,却又似乎
    忘了

      在这门前久站的自己,头上早已是白雾霭霭。

      男子跺了跺脚,猛地把头一扬,看着眼前的红漆大门就高高的举起了自己的

      右手,稍楞片刻,猛地吸了一口凉气,刚迈出自己的左腿,就被人撞翻在地,


      起的右手又重重的敲在门上,在「咚」的一声响后,震落了门扣上的丝丝残
    雪。

      「哎呀,撞到人了」一个女生慌张,青涩的声音随即响起,紧接着便是同样

      青涩的男声问道「亲爱的,你没事吧,有没有撞到哪裏?」:

      「人家没事儿,就鼻子擦到了一下。先问问,这位先生吧。」

      男子擡起头,一个姣好的脸庞,带着水汪汪的双眼正盯着自己,翘挺的小鼻

      尖因爲刚才的撞击在白皙的皮肤下,带着几丝殷红,涂着磨砂口红的嘴巴正
    向着

      自己发问

      「先生,不好意思啊,撞到您了。您能自己站起来麽,需不需要去医院?」

     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撞得狠了,男子并没有反应,只是愣愣的看着女孩儿。

      女孩儿将右手竖在男子睁开的眼前,绽开五指晃了晃,又一次问道:「先生,

      先生?您听得见麽,您还好麽?」灯笼的红光顺着玲珑的指尖交替打在男子
    的眼

      中,男子仍然没有反应,只是盯着女孩儿左手处。

      在那裏,牵着女孩儿的男孩儿,并没有关心躺在雪地门前交角处的男子,而

      是带着嘴角的几分紧密,细细的将目光投在女孩儿的鼻尖。显得很是心疼。

      正在男子发愣,女孩儿第三次发问的时候,门裏传来一个洪亮的女声:「这

      谁呀,大过年的,跑来这麽用劲的砸门?」

      咯--吱--,男子徘徊许久都没敲上的大门开了,不宽,只留下一人脑袋大小,

      「咋没声了呢,有本事大力敲门,有本事回话呀,可千万别跑啊,让我逮着
    了,

      我…」伴着彪悍的词句,一位中年妇女探着头,望了出来,看见了门口站立,


      着双手的两个年轻人。

      「你谁呀?干嘛敲门?啥事儿?」不耐烦夹杂着疑惑的声音连续的问道

      「啊,不好意思啊,阿姨。我们刚不小心撞到了这位先生,然后连带着撞到

      您家大门,对不起」女孩儿赶忙回答,并用手指指着男子,向探头出来的妇
    女解

      释道。

      顺着女孩儿的手指,借着巷裏的路灯光线,妇女看清了此时正躺在角落裏的

      男子的面庞。「哈,我说是谁呢,原来是你!」

      「he~tui~,大过年的,真的是晦气,你还回来想干啥!这家裏早没你的位置

      了!」

      连珠炮似的吐出几句话,又扭过头看向正一头雾水的年轻二人组,妇女说道:

      「得了,赶紧走吧,这就一癞皮狗,大过年的,你们俩也不怕粘上晦气。」

      「可是,这先生好像起不来..」女孩儿的话音未落,妇女就打断道「起不来,

      他会有起不来的,你再不走小心他也讹上你,你才知道厉害。」

      听了妇女的话,男孩儿赶紧用力拽了着女孩儿,往巷外走去,空气中

      「走吧」

      「干嘛呀?」

      「人还没~」

      「行了你没看人家认识的麽,没事儿的」

      两人的争吵声也越来越小。

      「容姐,怎麽了,快进屋吃饺子吧,大家都在等你呢。」一道浑厚的男声从

      中年妇女的背后响起。

      妇女扭过头,隔着门传出声儿来「谢先生,没事儿,就是那姓许的癞皮狗上

      门来了,你说这大过年的,不是平白给咱添堵呢麽,不是。」

      男声的主人似乎对妇女所说的事并不惊讶,反到是安慰着妇女的说道:「没

      事儿,容姐你先进去吧,我来解决。」

      伴着妇女的应诺声和渐渐远去的脚步声,大门被拉到九十度,一个人影跨了

      出来,又回身把门轻轻的带回,只留下一条小缝。

      人影背着路灯,宽厚的肩膀,雄壮的体格,只是一瞬就把刚才射在男子脸上

      的灯光给遮挡得干干净净,「唉~」一声歎息,人影在男子的面前蹲了下来。

      「小许啊,答应你的事情,我都已经办到了。按照咱们商量好的,你是不应

      该再到这裏来的,你这麽做,不仅让我很爲难,也是让阿贞她们爲难啊。」

      尽管人影以并不快的语速带着安抚,诘问的含义,原本像一只无家可归,浑

      身散发着颓废气息的男子却猛地起身,并一把将人影的衣领握住,鼻孔猛地
    缩紧

      又扩张,猛烈地向外喷洒这白气,传递自己紧绷的气息。

      人影却并未作出剧烈的反应,只是将原本垂在腿边的左手擡起,轻轻的在男

      子青筋绷起的右拳上拍了拍「不要这样,小许,百因必有果,事不可做尽,
    话不

      可说尽,凡事太尽,缘分势必早尽,这个道理,我很早就对你说过了的。」

      男子并不搭理,似乎丧失了说话的能力,只是攥着人影衣领的双拳更加紧了

      几分。

      这时,仅剩一条缝儿的红漆大门裏,细碎的脚步声以及一个温柔的女声由远

      及近的询问道「还没处理好麽,老谢?」

      听见这个声音,男子猛地缩回了握住的双拳,先是在自己的外衣上快速的擦

      了两下,接着一呆,便从人影与门边石狮子的夹缝裏蹿了出去,背对红漆大
    门,

      头也不回,带着踉跄的脚步,踩着湿滑地面,手脚并用,逃也似的奔了出去。

      身后,一男一女的对话,却仿佛不肯放过他,绕过纷纷扬扬的雪花,穿过明

      亮的路灯,传到他的耳朵裏

      「刚才是谁呀?」

      「不知道」

      「不知道,你还呆外面那麽久,跟人家说话?」

      「没什麽,也是个可怜人,对了,你看他的背影像不像条狗?」

      「怎麽能这样说呢,大过年的嘴上积德啊」

      「也是,阿弥陀佛,罪过,罪过。」

      咯~~吱~~,红漆大门关上了。茫茫然,雪花似乎下的更多了。巷子的入口两

      边「一曲笙歌春如海,万家灯火夜如年」的对联看着没有停留的男子,直直


      出了巷口。

      咚~~ 「啊,来人啊,有人掉水裏了!」

               ***  ***  ***
  • 猜你喜欢

    友情链接


    返回首页返回顶部

    最近更新- 排行榜- 评分榜- 网站地图- RSS地图- 百度Sitemap- 360Sitemap- 神马Sitemap- 搜狗Sitemap- bingSitemap- 谷歌Sitemap

    警告︰本網站只這合十八歲或以上人士觀看。內容可能令人反感;不可將本網站的內容派發、傳閱、出售、出租、交給或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網站內容向該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

    LEGAL DISCLAIMER WARNING: THIS FORUM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, CIRCULATED, SOLD, HIRED, GIVEN, LENT,SHOWN,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.

    站点申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受北美法律保护,未满18岁或被误导来到这里,请立即离开!

    站务邮箱:qqpog99823@163.com

    广告商务合作(TG):@qqpog99823

    网站备案号:苏ICP备13062195号

    中文字幕无线码中文字幕下载-中文字幕无线观看app手机免费在线